當前位置:首頁 > 運營推廣

我在厚街賣包賺錢

時間:2018-12-06 06:40:02來源:運營推廣作者:seo實驗室小編閱讀:78次「手機版」
 

厚街勞務市場

我在厚街賣包賺錢 心情感悟 工作 IT職場 經驗心得 第1張

四年來,掙到了比以往多得多的錢。常覺得生活已足夠安逸,又懷著擔憂。

長達十幾公里的莞太路從東莞市區出發,平緩向西南行進,將厚街鎮分成迥然不同的兩半,西北那一側是新修的萬達廣場,玻璃幕墻閃閃發光,東南那一側立著幾棟舊樓,有些窗都沒了,光禿禿張著口。穿過寫著“寮廈”二字的牌樓,是一條窄街,左側的小區,右側小路曲折的民居,臨著路的,是許多家賣包、鞋和衣服的店鋪。

白天,寮廈顯得蕭瑟,夜色濃稠時,它活躍起來,在膠帶撕扯的聲音里充滿活力。許多店鋪擺著稀少的貨品,亮著燈,鎖著門,只在把手上方貼著碩大的二維碼。掃碼,成為聯絡人,朋友圈里每天更新的幾百張圖才是真正的生意。

七月的連續幾個晚上,我在這里游逛,在一個賣包的店,我聽一位40多歲、穿著金碧輝煌圖案T恤的大哥,談起自己上世紀末在厚街一家著名的皮具代工廠打工的故事。

“那時候我們根本不懂什么是假貨。包廠的人都沒有這個意識。零幾年,誰懂品牌啊?”

“后來也是有人找過來,哇靠,原來一個包賣出去這么多錢。慢慢想到,弄皮料弄五金出去做,也是一樣的。思路就變了,搞半成品,很多做技術的人出來,自己做小廠。訂單給的五金、皮料按損耗比例有多的,我們拿出來,到外面加工。”

本世紀初,大哥“不滿足現狀”,離開厚街,憑借與工廠的關系,開了三家店。他說,北京動物園批發市場、大紅門批發市場,很多賣家從他那兒拿貨。錢來得太容易了,一千萬在手上都看到過。

“后來工廠都做了識別,誰做出來的,人手到包全程都登記,那還怎么做?做不了了。慢慢就出現A貨了。”

差不多十年前,大哥出事了。具體什么事,他沒說,大概也能想象。幾年前,大哥帶著一貨柜包,回到老家,開了好幾家店。但生意不佳——他發現,內陸城市遠遠跟不上沿海城市的效率。他又回到厚街,打算在最初的地方重新開始。

大哥的朋友,也是個賣包的,手里握著五部蘋果大屏手機,帶著點惋惜,說大哥來得有點晚了,“過去的三年,是這個市場發展最快的三年。”

Q經歷了這三年。他是個23歲的胖男孩,有一點害羞,說話慢慢吞吞,常顛三倒四,他說他不喜歡見陌生人,但在網上隨便跟人就能一聊一宿。2014年,Q從河北家鄉來到東莞,四年來,他掙到了比他以往多得多的錢。他常覺得生活已足夠安逸,又懷著擔憂。

以下是Q的口述。

1

我想賺錢,小學五年級我就知道賺錢了。那會兒沒錢上網,我就去網吧給人倒煙灰缸,掃地拖地,你讓我玩倆小時。后來去打零工,一到星期天就在勞務市場等著,一個大工經常要帶個小工,我跟著去,打下手,也不累,有點臟,一天賺50塊,花的挺得勁。

我爸是開公交車的,從小給我安排的人生就是開公交,為人民服務。我不想開,開那玩意兒干啥啊!念完初一,家里管不住我了,送我去體校,后來體校也管不住,校長說,交五千塊,不用來上課,到畢業了給發個教練證,家里要有關系,能去當老師。

我從小知道,干啥事都得有關系。因為關系,我是家里老二,但計劃生育沒交罰款;因為關系,我農村戶口去縣城上了初中。我堂哥跟朋友開了個加油站也是靠關系,沒等手續下來就營業了,后來查得嚴,叫我們關門,封條都貼上了,我哥把監控剪斷,大半夜大貨車過來,還加油,完了封條再貼上。加油的是我,因為我身份證比實際年齡小,當時還算未成年。

加了半年多油,老熬夜,受不了,我跟一個朋友去了石家莊,在工地上干活,因為跟人吵架,干了三個月我回家了,賺了一千八。又去三亞一個景區,一邊玩一邊賣椰子、冰棍,玩了半年,天天找老板支錢,最后欠老板四千塊。

堂哥本來在我們縣城當城管,一個月四百,隨禮得兩千,加上抽煙,打牌,根本不夠生活,后來出點事,老婆也走了,他就想出來掙點錢。靠我們大哥的關系,他到了東莞,跟大哥的發小賣包,幫人拿貨、發貨。過了一年,他學會了,給我打電話,讓我過來。

那是2014年10月。我給家里要了五千塊,還三亞老板四千,一千買機票飛到白云機場。堂哥去接我,把我接到一個小房間,黑咕隆咚的,特別簡陋。我說哥,是不是你讓人家騙,干傳銷了?

堂哥來的時候,厚街啥都沒有,萬達,鴻駿國際,都沒有,他來了就想回家,但漸漸待下來。去年,大哥也來了,他公司出事故,折騰一年多,也開不了離職手續,就先來這邊掙錢。我跟二哥干了幾個月后,二哥說,你不要以為這個是傳銷。我說,哥,放心吧,我看出來了。包是實的,我們就是實實在在賣包,掙錢。都是這樣,我們待下來了。

2

我跟堂哥先租了個一室一廳,他每月給我三千塊,他跟工廠聯系,我給他幫忙拿貨、打包、發貨,同時開始自己的生意。貨都是我哥的,相當于我給他當代理。記得是那年10月29號吧,我有了個淘寶店,天天熬夜上圖。也沒花錢去上專門的電商培訓班,也沒有請專業的團隊來打理,就是最土的笨辦法,發包的圖片,頁面留下微信號,找朋友幫忙刷幾單,就不管了。

店鋪用的是我朋友的身份證,我的身份證早被我哥開店用過,封店后不能用了。我們這一行,一年封十幾個店很正常,朋友的身份證都借遍了。反正淘寶是引流,等微信客戶加得多了就不需要淘寶,客戶也會帶客戶,或者通過查快遞單、找發貨號找到你,慢慢就不用為客源發愁了。

那會兒窮,我跟我哥共用一臺電腦,還是我嫂子的嫁妝。拍照就用手機,蘋果6P,16G內存,存不了多少圖片就滿了,經常卡,著急就摔,撿起來還得用。

慢慢賺了一點錢,開始添東西,我哥拿一千二,我拿兩千,湊一塊又買了臺組裝電腦。接10兆的網線,850塊一年,100兆的接不起,得1100。我們賣包就靠圖片,圖片拍得好很重要。買無影燈,買單反,買不起貴的,拍了照片得通過數據線傳到電腦上,再把圖片下載下來,通過微信發到手機,再用手機發朋友圈,特麻煩,一上午整不了幾組圖片。后來換手機,像素高一點,直接拍直接發。一年后又買了個單反,四千多,還是便宜貨,起碼能用藍牙傳圖片,比以前省事。鏡頭貴,五千多,湊合用到現在。

中間換過幾回房子,從一室一廳換成兩室一廳,想裝個攝影棚。房東不同意,偷偷裝,跑中山找一個做燈的親戚,花七千塊在天花板上裝了一圈燈。貼墻紙,遮光窗簾也用跟墻紙一樣的顏色,太陽大的時候窗簾還得拉開,那屋不能潮,本來東莞就潮,再潮墻紙容易掉,得讓它曬太陽。

跟堂哥干了差不多一年,他認識的工廠貨源我也差不多都認識了,他給我定月銷售額的目標,連續兩三個月我都完成了,那行,他說,以后工資不給你了,你單做吧。

那會兒我還不明白,我哥怎么不要我了?立馬給我大爺打電話,說我哥讓我走,不讓我干了。大爺說,你理解錯了,是讓你獨立起來。

我租了個兩室一廳,買家具,買辦公桌,接網線,亂七八糟簡裝一下,算是屬于自己的工作室成立了。

現在我也帶人,跟我哥帶我一樣,每月開工資,你給我干活,自己也起步,差不多了就放走。都是我老家的,過年回去,一說狀況不太好,聊會兒,信得過的,跟我走,先不提錢,你先干。我是什么樣的人,從小咱們接觸,你也知道。我也不愛管他們這個那個的,像現在我那工作室特亂,飲料瓶子扔得哪兒都是,他們在里面抽煙煙霧繚繞我也不管,就一件事我能、他們不能,躺在椅子上,我能把腳踩到桌子上,他們不能。不能說我怎么樣你怎么樣,最起碼比我低一級,了解嗎?

愿意帶的都是關系好的,但平時也得留心,偷沒偷客戶?偷沒偷貨?這個行業,沒有血緣關系都白搭。近幾年剛過來如果沒有人帶的話,只能在這個市場上活動,折騰不了多大。都是人帶人,河南人最多,得有一半以上,然后是湖南、湖北,尤其老家窮,山里的。我們河北的少,平時出去玩,都是一個地方的人一塊,外面的人,簡單吃個飯就完了。

3

客戶加進來,第一句肯定是問,我背出去朋友能不能看出來?我說,看不出來。客戶不信,又問,實話實說,到底真的還是假的?我說,實話實說,就是假的,但是我保證你背出去人家看不出來假,跟真的一模一樣,就這么簡單。

我們說的“一模一樣”,像幾百塊的包,是說皮的紋路、五金的光澤度、里布的LOGO、LOGO的字母挨不挨著,這些保證一樣。起碼你去專柜看,沒有色差。價格超過三千的,我能保證它的材料都一樣。

這一行里比較好的有所謂“老鼠貨”,品牌代工廠偷出來的,但一定有瑕疵,不可能正大光明裝著出來,都是品牌下單,做完打包時,發現有瑕疵,扔回收那一堆了,十個里偷偷拿出來兩個,晚上下班,從地下鉆出去。這是我聽一個山東人講的,2008年,他往外帶的時候被發現了,嘴硬,咬死不承認,沒進去;他有個老鄉招供了,進去了。他說工廠墻上都有電網、有監控,只能從墻底下挖洞,弄出去。

現在工廠都是電腦數控,總共出了多少個包,幾個有瑕疵,清清楚楚。有的訂單用真正的進口皮料,只能給品牌報損耗,說這張皮壞了,再調一張,實際沒壞,卷起來放機器底下,等訂單走完自己再做幾個,賣給市場。

五金也能這么替換。反正你想搞,總有辦法,沒有你拿不到的東西。也有訂單就是皮牌提供數量、顏色和尺碼,其他就是工廠操作,皮料、五金都是國內出的,那工廠自己多買了再生產,品牌也不知道。這兩種出來的都跟真貨差不多,你想要,就得去認識車間的主管什么的,天天塞錢,上下打通關系,再約個地方交錢交包。

這種貨數量少,風險大,市場上大部分還是做貨,跟著品牌仿的。

一般客戶最關心的是色差。這一行做大的,做貨前先到專柜買一個,叫“買版”,回來照著做好了立馬到專柜再換個顏色,不能有一點色差。

我剛到東莞時,跟我哥的朋友去買版,他開寶馬帶我去廣州進專柜。我們穿著背心、短褲、拖鞋,售貨員一臉看不起,這個別碰,那個別碰。他讓我翻官網,看哪款點擊量最高,刷卡18萬買了個鏈條包,還要求售貨員送到車后備箱,我們都不帶拎的。

那包拿回來做,五金整花了,做完了,去專柜退,人不退,好說歹說半個月,退了,扣了一萬塊服務費。聽說這事傳來傳去,專柜改政策了,三天還是七天能退,再久就不能了。

這之后我們就不買真貨做版了,照著官網圖照樣做得出來,官網圖片有色差,我們去專柜,不買總能看吧,買個高清攝像頭拿手機偷拍,再請個懂攝影的朋友調一調,找個有二十年經驗的老師傅,看圖就明白了。

我認識的一家就這樣,老家山里的,零幾年就出來,在東莞的包袋廠打工,偷偷往外拿包賣,知道這里咋回事。在廠里把手藝學會了,自己出來開小廠,可能就二三十平米,兩臺車,也叫工廠。有經驗,包怎么做,選什么皮,用什么車,線什么品牌,都清楚,能做得跟專柜看起來一模一樣,畢竟以前專柜的東西也就是他們這些人做出來的。只是專柜品質稍微好一點,畢竟價錢差那么多。除非你把皮子割破,能看到皮料不一樣。

也能做到皮料都一樣,這行里做得大的,能搞到國外的皮料,比如真貨的皮料是正兒八經意大利出來的,他也能專門去意大利找人談,既然這邊工廠都能偷偷往外偷包賺外快,國外的工廠也是,像什么原廠皮、原廠五金、原廠圖紙都能給你,只要錢給到位。

這種人就是我們行業的頂端了,已經做了十幾年,開好幾個檔口,背后都有大型的工廠,買得起專柜原版,其他人想做,就從他家買一個版,一手倒一手地做。

客戶要再問,我就說,你要是顧及面子,就咬死這個是真的;你要是不顧及面子,就把朋友介紹過來。你說現在北京、上海也好,小地方也好,女人走在街上,背的包不可能每一個都是真的吧?還是有需求。我好多客戶也就比我大一兩歲,剛結婚生完孩子,想買包買化妝品錢根本就不夠,又想要,怎么辦?深圳有個客戶直接把我拉到一個寶媽群里,她們簡直見什么買什么。我能解決這個需求,我挺愛干這個行業的。

4

在東莞頭一個月,我賺了六千塊。到2015年春節,我賺了兩萬多;2015年,17萬;2016年,50多萬;2017年,可能有80萬。今年不行了,生意越來越次。

這兩年寮廈的人越來越多,我剛來的時候,我們小區的小廣場上只有一家賣涼皮、肉夾饃的,現在起碼三家,還有別的小吃,人擠人,開車都堵死了。人多了,生意不好干,競爭太大。想把顧客留下來,得搭錢發貨,先把口碑打出去再說,感覺挺難的。

想做大,得有頭腦。有的人從市場上拿一款包,又丟到工廠去改版,這里改一下,那里改一下,改出來,重新描述,就成了自己做的貨了,又去工商注冊了品牌,三百塊錢的成本能賣到三千塊錢,把價格炒起來。也不怕查,手續都齊,有底氣。有人罵他太黑,做十幾年的都做不過他。實際上給他供貨的工廠我們也都認識,但我們做得沒有人家大,攢不足量,工廠不愿意做。

也有人沒有工廠,但有心思,也能做大。譬如會拍照。我拍照,一個包兩組照片就完了,一組全貌一組細節。人家一個包能拍出來三四十張圖,同一個位置起碼能拍出來三張。圖片多,賣得就好。

還有文化程度的區別,程度高的,懂得多,會描述,一看文字就多,品牌都了解透了,能寫清楚什么皮,什么五金,鍍金怎么鍍,跟市場貨有什么區別,像我們這種文化程度有限的,根本不會寫,頂多哪天醒的比較早,抽一根煙,腦袋忽然有個思路,順著勁兒能寫五六十個字,人家可能一百多字都寫好了。

一開始大家拍照都還差不多,倆沙發墊,一個平一個立,包放在中間,顯得干凈就行了。2015年左右,開始流行請模特,尤其情侶模特,拍照時衣服鞋子包全部上身,搭配好了,客戶買了衣服還想買鞋。還得租豪車,租別墅,模特站在那個富麗堂皇的環境里,特別賣貨。

這么做的我認識一家,湖南山里出來的,一年凈利潤有150萬,三年前人家就開了寶馬,這個月1號進口的卡宴剛到,去深圳港口開回來。我也眼饞,但我賣包就賣包,老思路,笨辦法,還是那句話,沒人家窮得那么厲害,所以努力的程度不一樣。

寮廈市場我估計得有幾千家干這個,只有幾家正兒八經自己做貨,剩下都是炒貨、串貨,我賣出去一個,到你家拿;你賣出去一個,到我家拿。你多加幾個賣家就能看見,一款包圖片、描述都一樣,或者多多少少改一點,就說是自己的。都是套路。我現在懶得拍懶得寫了,每天睡醒了轉別人現成的,多方便,反正一天能掙3000塊,夠數了,算了吧。又擔心,早晚代理跑完,你看我朋友圈,上得也很亂。

這一行靠眼光,也有打眼的時候。經常我們看著不好看的客戶覺得好看,我們覺得好看的,客戶不喜歡。你覺得那個好多三角拼的包好看嗎?不好看啊!就一個蓋子,里面連個內襯袋都沒有,就是設計得挺復雜,但客戶喜歡。有時候一批貨回來,一個都不賣,只能聯系平時關系比較好的代理大家一起賣。共同客戶肯定有很多,一家發,客戶不覺得;十家都發,客戶就覺得這是個爆款,就賣了。

其實每天也挺累,是躺著,但費腦子,想該賣什么了。不是每天都有新貨,得考慮以前的貨怎么再發上去,顯得貨很多很新的樣子。一般過年前三個月后三個月是旺季,人都想著犒勞犒勞自己,或者開年換點新花樣,七八月是淡季,這時候就清清庫存,有的貨賠錢也賣。大家現在默認淘寶七天無理由退換,微信也得跟上,我也能退,就是有的退回來一看包裝都拆了,只能先放著,等大貨出完了,剩那一兩個售后的再特價,這也是大家摸索出來的經驗。

5

有的客戶買得多了,我一看她賣化妝品的,勸她給我做代理,賣包,利潤比化妝品大。不說養家,起碼把她和孩子的開銷照顧到。

找代理相當于擴大客源,就是得給代理讓利,一般賣貨我抽三百,給代理我只能抽兩百,給他利潤的空間。這一行的代理通常沒有任何門檻,手里可能一個貨都沒有,光在朋友圈發圖就行,賣了哪一款告訴我,把客戶地址發過來,我發貨,需要售后就退到我這里。我發貨的號碼不連微信,就怕代理誤會我偷他客戶。還有的代理專業一點,先發他家,他仔細檢查一遍,沒有瑕疵再發出去。

合作久了,我們跟代理也是月結,互相方便。也有拖著不給的。有個浙江的,我給他發羽絨服,幾百件,15萬的貨款,前前后后2000、5000地還,還了25000不還了。我說我要結婚,他給了5000;說我要買車,又給了5000,我沒得說了。后來再找就電話不接微信不回的。有一回我生氣,說,你不還我就報警,人家說,你報吧,反正你做得比我大,報警我做不了你也做不了,看誰虧得大。我仔細一想,還是不能報警,沒有辦法。

還有個南京的小姑娘,從我這兒拿了幾百個包,五萬塊錢吧。我認識她老公,給他打電話,說你們來的時候我還請你們吃飯,當朋友處,怎么最后給我擺這一道?后來也是不接電話,我去深圳,又去她嫂子小區門口等,讓她嫂子給她打電話。一接通我就拿過來,給錢不給錢?她說給,回去就給。實在給我逼急了,結果到現在也沒給。

想想也不是我年紀小不懂事,是整個市場都這樣。為了留住大代理,包運費可以,拖欠貨款可以,可一不小心,就變成財貨兩空。

6

聽人說,這個行業沒幾年了。這是我聽市場上的老人兒說的,具體我也不清楚,就是感覺不太好,之前人家做大的現在都不做了。行業本身就是灰色的,沒辦法。

我剛到東莞時,沒人查,現在不行了,天天查。賣貨都得加小心,有些客戶脾氣不好,你售后不處理,他直接通過快遞單號查到你的地址,打舉報電話,你要倉庫里沒貨,罰款完事;有貨,完了,這輩子就在里邊別出來了,很多這種事情。

去年有個電商發現我們這兒有人在上面賣假包,聯合這兒的工商,連續查了半個多月,就在村子里,看到誰拎個黑袋子,立馬把袋子要走了。那一陣大家都小心得很,冒著風險半夜開車給人送貨,沒人敢讓客戶來自己家拿。

到現在,也是風聲鶴唳的,但沒辦法,還得干。

是掙著錢了。去年回家,我認識的人里一個開著陸虎攬勝,一個開著寶馬X5,你想倆人回去一約飯,車停在縣城飯店門口,多顯眼,說話都有底氣。這邊有些朋友,外地代理來了,他開卡宴去接人家,也是給自己生意撐場面,對吧?

我曾經想買個200萬的瑪莎拉蒂,家里不理解,不讓買。后來想明白了,沒必要,不符合我現在的身份, 還是先買房吧,房是最重要的,以后談對象,沒房你讓人住哪兒?

雖然這幾年掙了錢,一想這些也覺得壓力太大,你說我年輕,1995年的,還年輕嗎?也后悔過,那幾年要是不折騰,應該在學校,跟大多數人一樣。但在這邊,也算對得起家人,能回報他們了。要一直跟我在三亞那會兒就不行,那會兒我看見人家去酒吧,我也去,酒吧里過來好幾個舉著煙花賣酒的小姐姐,我見人點煙花,我也點,都不知道那叫香檳。沒想自己一個月才3000塊,去掉抽煙、喝飲料也不剩下幾個,后來一刷卡,傻眼了。

到了東莞,慢慢成熟,每個月的收入吸引著你,你就再也不想回去了。

文、采訪|張瑩瑩 來源:界面新聞

相關閱讀

我在趕集網的兩個月完結篇

轉發這個文章的目的,表示對作者的敬佩,工作就是需要如此,需要有想法,需要總結。趕集少了這樣的人才,可悲啊給:爸爸媽媽、張翔、張思和我

小程序怎么玩才吸粉又賺錢?有哪些坑?這可能是最全一線報

作者:夏之南 張恒 易格來源:新榜(ID:newrankcn)微信公眾號推送文章可以插入小程序了,公眾號可以和小程序同名了,公眾號可以快速注冊新的

分享淘寶客新手初期賺錢的點滴經驗

淘寶客也可以說算是目前比較熱門的網上賺錢方式,相信現在也有很多新手看到那些賺了錢的站長曬的收入后,越來越多的淘寶客加入其中。

夜市地攤賣什么賺錢?小買賣也能賺大錢

不管是在南方還是在北方,每到夏季總會有一些地方是小商小販最喜歡的聚集地,夜市。夜市的特點在于貨物齊全,經濟實惠。人們很喜歡在晚

網賺平臺怎么大量賺錢?揭秘試玩軟件平臺日賺百元怎么做

現在的網賺項目一直處于不斷增加的趨勢,一些平時常用的東西都想不到居然也可以用來做網賺,比如我們聊天用的微信,如今也有不少微信網

分享到:

欄目導航

推薦閱讀

熱門閱讀

三肖必中特l三肖中特期期准免费